網站首頁 Home Page

北京中農富通園藝有限公司(簡稱中農富通)是農業高科技服務企業和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擁有近千名高學歷、高素質、實戰經驗豐富的一線人才組成的團隊,和1000余位來自國內外知名科研院校的資深專家,多次承擔并榮獲多項國家重大攻關課題獎項。中農富通總部位于北京,已在四川、山西、山東、廣西、河南、河北、安徽、江蘇等地設立了分支機構。四川中農富通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四川中農富通)隸屬于北京中農富通園藝有限公司,作為中農富通旗下全資子公司,四川中農富通面向西部地區開展包括市縣鄉村振興發展戰略規劃、縣域農業發展戰略規劃、現代農業產業園區發展規劃、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示范區/示范園規劃農業園區規劃設計等領域的研究與規劃等多種類型的現代農業高科技服務,致力于打造西部地區農業高科技服務綜合開放式平臺。

  全鏈條服務 Whole chain service

在區域發展和鄉村產業層面,開展頂層設計,研究謀劃發展休閑農業園區、農業地產、主體農業度假區、農業文旅商綜合體、農業產業新區(新城)、特色小城鎮等大型農業項目提供戰略策劃、發展規劃、區域經濟與園區總體策劃、品牌與形象策劃、概念性規劃、全過程項目管理咨詢等服務內容。

  案例展示 Case Show

北京中農富通園藝有限公司(簡稱中農富通)是農業高科技服務企業和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擁有近千名高學歷、高素質、實戰經驗豐富的一線人才組成的團隊,和1000余位來自國內外知名科研院校的資深專家,多次承擔并榮獲多項國家重大攻關課題獎項。中農富通總部位于北京,已在四川、山西、山東、廣西、河南、河北、安徽、江蘇等地設立了分支機構。

  新聞資訊 News Information

北京中農富通園藝有限公司(簡稱中農富通)是農業高科技服務企業和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擁有近千名高學歷、高素質、實戰經驗豐富的一線人才組成的團隊,和1000余位來自國內外知名科研院校的資深專家,多次承擔并榮獲多項國家重大攻關課題獎項。中農富通總部位于北京,已在四川、山西、山東、廣西、河南、河北、安徽、江蘇等地設立了分支機構。

  關于我們 About Us

北京中農富通園藝有限公司(簡稱中農富通)始終堅持國家戰略,秉承“聚世界一流農業人才、建國際優秀推廣平臺”的發展愿景,整合人才科技資源,為政府、企業等提供鄉村產業項目策劃、規劃設計、工程建造、科技推廣、運營管理、農產品產銷對接等多元化、全方位、一攬子服務,可做到“交鑰匙”的精品工程,項目覆蓋全國,得到社會廣泛好評。

  集團機構 Group organization

北京中農富通園藝有限公司(簡稱中農富通)是農業高科技服務企業和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擁有近千名高學歷、高素質、實戰經驗豐富的一線人才組成的團隊,和1000余位來自國內外知名科研院校的資深專家,多次承擔并榮獲多項國家重大攻關課題獎項。中農富通總部位于北京,已在四川、山西、山東、廣西、河南、河北、安徽、江蘇等地設立了分支機構。

【專家視角】蜜蜂種業突圍的路徑在哪里? ——與吉林省養蜂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王志一席談

作者:

發布:2021-09-15 15:48:00

閱讀:69

【專家視角】吉林省養蜂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王志一席談

 

src=http___hbimg.b0.upaiyun.com_cb7e881079e08c0635acd339fd5911eb9bac38ab6ac29-9fcI4k_fw658&refer=http___hbimg.b0.upaiyun.jpg

唐代詩人羅隱在《蜂》中寫道:“不論平地與山尖,無限風光盡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為誰辛苦為誰甜?”這首詠物之作隱含著詩人對勞動人民的深深同情,讀起來朗朗上口,被世人廣為傳誦。

讓羅隱意想不到的是,一千多年后的今天,養蜂產業在國民經濟建設中的地位竟然如此重要,尤其是蜜蜂種業。今年農業農村部發布《全國畜禽遺傳改良計劃(2021~2035年)》,明確提出力爭用10~15年的時間,重點聚焦包括蜜蜂在內的發展領域,自主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突破性品種,確保畜禽核心種源自主可控。

一粒種子可以改變一個世界。我國蜜蜂種業發展現狀如何?蜜蜂種業發展面臨哪些瓶頸?在加快蜜蜂種業自立自強方面,蜜蜂種業如何做才能打贏翻身仗,才能避免“一劍封喉”?

帶著疑問,記者近日專訪了吉林省養蜂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王志。

記者:種子是農業的“芯片”,習近平總書記明確要求立志打一場種業翻身仗。蜂種與蜜蜂飼養、蜜蜂安全、授粉產業、健康產業、產品效益、鄉村振興等聯系緊密。目前我國蜜蜂種業發展的真實現狀如何?

王志:種的問題始終是畜牧行業發展最基本的問題。蜂王是蜜蜂的決定性因素。在我看來,我國蜜蜂種業的現狀可以概括為三個方面:

首先蜜蜂種業市場混亂,中蜂引種情況嚴重。調查分析顯示,我國種業市場上銷售中蜂種質資源單位比例過高,占61.2%,銷售西蜂種質資源的單位占38.8%,相差近1倍。與之相反的是我國現階段西蜂飼養量800萬群,中蜂飼養數量100萬群,飼養量比值大約8∶1。中蜂已被列入國家級畜禽遺傳資源保護名錄,不允許進行雜交育種,禁止跨類型、跨分布地區進行引種。但一些地區蜜蜂科技扶貧、產業發展時未經論證,隨意跨類型引進中蜂種,這樣對中蜂發展極為不利。

其次蜂種選育技術基礎研究薄弱。像分子輔助育種、基因克隆等技術一直被行業推崇,但目前為止未取得顯著成果和應用到生產實際中,因此技術上還是個弱點。蜜蜂人工授精技術為主流技術,只有部分育種單位能熟練應用。多采用隔離交尾式的粗獷育種,但凡有點好的蜜源大家都蜂擁而至,例如東北椴樹產區目前養蜂有38萬群,而每年上東北放蜂的超過40萬群,大多數隔離地域范圍不足。另外,在育種實際中,好多育種單位沉不下心,只片面強調經濟性狀求高產,忽視遺傳性狀的穩定性,抗病、抗寒等生物學和生產性能,只有穩定了才能更好地發展。

最后蜜蜂良種率較低,養蜂者缺乏正確引種意識。從引種方式看,現在84%是引進種王,12%是引進蜂群,4%是引進卵蟲。從引種頻率看,每年引進一次種的大約占50%,兩年引一次種的大約占32%,很少引種或是不引種的大約占18%。從蜜蜂飼養年齡看,調查50家蜂場30歲以下就1人,31到40歲的有11人,60歲以上的最多。這些數據說明在隨機的引種機制下,雜種優勢將會受到嚴重影響。隨機引種會影響蜜蜂健康,如引進中蜂會暴發中囊病,導致地區中蜂急劇縮小,現在遼寧、吉林都分布特別少,去年調查的吉林省38萬蜂群里面中蜂不到1萬余群。引進西蜂種王導致的西方蜜蜂白堊病頻發;引進異地蜂群導致小蜂螨等疫病廣為傳播。疫病傳播的結果,養蜂效益降低甚至垮場,飼養積極性嚴重受到影響,出現秋棄春買現象,甚至完全棄養。

記者:農業農村部在“十四五”產業發展規劃中,蜜蜂產業被列為特色畜牧業。為什么將蜜蜂產業擺在這么重要的位置?

王志:蜜蜂與人類的生產和生活息息相關,直接關系著全球的食品安全和生態安全。

首先,蜜蜂產業能為人類提供蜂蜜、蜂王漿、蜂花粉、蜂膠等多種營養豐富的天然保健食品。人類應用蜜蜂產品已經具有幾千年的歷史,中國的蜂產品應用更是源遠流長,多種蜂產品先后被《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收錄。

其次,蜜蜂被稱為“農業之翼”,為作物和果蔬授粉,提質增效,減少果實畸形率,減少化學農藥的使用,可以為食品安全保駕護航,這也是國家重視蜜蜂產業的重要原因之一。據報道,蜜蜂對全球農業生產的貢獻值約占5%~15%,每年為我國農業授粉創造的價值超過3000億元,遠超蜂產品本身。蜜蜂授粉能有效協調農作物的生殖生長和營養生長,在提高作物產量和質量上,特別是在綠色食品和有機食品的開發生產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歐美許多國家將蜜蜂列為僅次于牛和豬的第三大畜牧品種,蜜蜂授粉業也是許多國家的支柱畜牧產業。

再次,蜜蜂是生態環境的指示劑,與植物協同進化,為植物傳花授粉,能夠促進植物繁茂,保持植物多樣性,保護生態環境,是生態鏈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人類如果離開蜜蜂,最多只能存活四年。”(愛因斯坦語)地球上大約有85%的植物需要昆蟲傳花授粉,而蜜蜂是其中最主要的部分,是唯一可以人工飼養而且數量龐大的群體,發展養蜂業,就是保護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

最后,飼養蜜蜂還是山區脫貧致富的生態友好型產業。養蜂不與農業爭耕地、肥料,不污染環境,只要有蜂具、蜜源和蜂種即可發展養蜂,不影響正常的農業生產,不需要高強度勞動,老弱病殘婦女都可,符合山區貧困農村人多地少或者老幼留守等實際情況。發展養蜂為自家提供營養保健品,改善農民身體素質的同時,還能產生直接的經濟效益,是山區脫貧致富的好項目。

記者:農業農村部明確要求,打好種業翻身仗要邁出堅實步伐。在爭取自主培育突破性蜜蜂品種過程中,將會遇到哪些瓶頸?

王志:國家對蜜蜂種業進行了規劃,是蜜蜂產業發展的重要機遇。但受傳統養殖思維和養蜂者對種業認知不足等因素的影響,在推進蜜蜂種業發展過程中可能會遇到三方面的瓶頸。

一是部分地方政府對蜂產業發展不夠重視,相對于其他畜禽產業來講,一些地方官員認為蜜蜂是小產業,常被忽略,因此在種畜禽高質量發展過程中,政策落實相對較難。一些地區甚至缺少蜂業管理部門,對蜜蜂保護區管理、蜜蜂良種化推進和蜜蜂防疫等工作不重視,在進行蜂業資源調查、保護、鑒定等工作時,找不到對接單位,對規劃實施十分不利。

二是種業市場混亂,無有效的監督管理機制。蜜蜂種業銷售的假冒偽劣、售后服務較差等現象非常嚴重,涉及制假的單位,或無證經營,違規育種,或品種未經審批。這種以經濟利益為先的蜜蜂種業市場,難以提供真正的良種和良好的售后服務,對我國蜜蜂種業的發展極為不利。

三是蜜蜂原種引進難。蜜蜂產業的發展,離不開規?;?、規范化的良種繁育、推廣和應用。長時間以來,引進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優良蜜蜂原種作物育種素材,是我國培育優良蜜蜂品種和配套系的重要手段,是蜜蜂種業創新不可或缺的環節。而現行制度對引種規定較繁雜,引種手續繁瑣,原種引進較難。

記者:如何突破以上發展瓶頸?

王志:我認為,國家要想打贏種業翻身仗,要想種業發展、產業進步,就需要國家建立健全蜂業相關法律法規,推進原種引進,凈化種業市場,確保各項制度法規落地;需要行業各組織精誠團結,攜手前行,完善標準,建立溯源體系,加大人才培養力度;需要全體蜂業人同舟共濟,開拓進取,提升養蜂技術和效益。

具體來說,可以采取七個措施推進蜜蜂種業健康發展,一是布局良種繁育基地;二是規范蜜蜂種業市場,建立市場準入制度,加大中蜂保護力度,促進育種標準化進程,推進種業技能發展;三是實施蜜蜂良種補貼政策;四是構建育種大數據平臺;五是提高遺傳評估支撐服務能力;六是強化育種基礎研究,推動蜜蜂種業發展;七是推廣引種換種技術,促進良種化發展

記者:今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未來5年蜜蜂種業發展將會達到什么樣的水平?

王志:雖然道路曲折,但前途光明,相信在農業農村部的支持下,在全體蜂業同仁的共同努力下,蜜蜂行業一定越來越好。

未來5年,蜜蜂種業將初步具有規劃發展的雛形,國家對蜜蜂種業完成了布局,蜜蜂種業市場得到有效監管,具有資質的育種單位加強蜜蜂原種引進、育種研究和良種推廣,我國蜜蜂良種化進一步加強,養蜂效益得到進一步提升,養蜂產業在鄉村振興工作中得到更成功的應用,與農業的連接更為緊密,蜜蜂在授粉產業和環境保護方面得到了更多人的認可,廣大人民對蜜蜂的認知不斷加深,產業發展更加快速和健康。

作者:中國畜牧獸醫報

 

中農富通始終堅持國家戰略,秉承“聚世界一流農業人才、建國際優秀推廣平臺”的發展愿景,整合人才、科技資源,為政府、企業等提供綜合解決方案。

中農富通西部公司作為集團四大區域中心之一,是中農富通扎根西部地區農業發展的戰略抉擇。結合農業經濟、城鎮生態與環境、建筑與園林設計、國土空間等研究方向,開展包括市縣域鄉村振興戰略規劃、農業發展戰略研究、農業產業發展規劃、都市農業規劃設計、農業園區規劃設計、國家農業公園規劃、農業綜合體規劃、農業產業集群規劃、生態旅游農業規劃、農產品加工冷鏈物流、倉儲保鮮園區規劃、國土空間規劃、景觀設計、數字鄉村規劃、以及相關項目建議書、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等領域的研究與規劃工作。

 

同時可以為各地政府、企業開展定制化專題培訓和咨詢服務,提供從鄉村產業發展研究、規劃設計、工程建造、科技推廣、運營管理、農產品產銷對接等多元化、全方位、一攬子服務,可做到“交鑰匙”的精品工程,項目覆蓋全國,得到社會廣泛好評。建有北京國際都市農業科技園、中國南和設施農業產業集群、中國現代農業技術展示館、海峽兩岸(廣西玉林)農業合作科技示范園、江蘇金湖水漾年華等示范基地,在農業科技項目建設方面理念先進、經驗豐富、模式成熟。

在线观看黄片